与first相比平遥电影展有什么不一样?谢飞:first重心

2019-11-08 16:28:58作者:匿名

时代网络新闻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节即将闭幕。“非西方”和“年轻电影人”的定位在平遥国际电影节上引起了广泛关注。电影节期间,时代网采访了电影节创始人贾张克导演和电影节年轻导师谢飞导演。同样关注新导演的新作品,当被问及与其他电影节,尤其是第一届电影节的区别时,两人给出了不同的回答角度。

贾张克媒体集团访谈解答时代网问题

贾岛坦率地说,他没有参加第一次。平遥电影节旨在提供一个公平透明的平台。他不管理董事,不参与项目,只是充当一个中立的平台。当记者向年轻导演寻求支持时,贾岛说平遥只做交流,不做培训。以釜山电影节和金马电影节为例,他承认自己不太喜欢电影节期间举办的“电影教育学院”。"电影不可能在十天内学会。"

导演谢飞从电影地域的角度讲述了第一届电影节的发展过程,从关注学生短片到发展长片。他举了第一届电影节为例,这确实帮助了许多取得巨大成就的导演进入电影业。以下是两位导演回答时代网提问的回忆录:

贾张克:我没有先参加,所以我很难比较。对于年轻的导演来说,我认为平遥坚持建立平台的理念,平台本身就是他应该有一个良好、公平、透明的机制,让每个参与这个过程的年轻人在机会方面都是公平、透明的。

当然,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平台应该有很大的吸引力,因为平台是为了收集资源,年轻的董事来找你,他们得不到任何帮助,他们找不到好的生产商,他们找不到好的投资公司,他们找不到好的分销商,他们找不到知心朋友,他们无法与他沟通,然后一切就结束了。所以对我们来说,我们只是在平台上做好工作,让我们这个平台高效,非常高效。

贾张克媒体集团访谈解答时代网问题

让我给你举个例子。我们今年所有的风险投资项目都是手工安排的。事实上,这个项目可以为一台电脑安排2万元,因为你可以为一个项目制作一个2万到3万元的系统。这很简单。这是为你安排的。

但是我们都是手工制作的,为什么?因为人在变,需求在变,我们风险投资部门的同事每天都要熬夜到4到5点,不断动态地改变日程,满足所有行业客人的动态需求,非常灵活,非常人性化。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。平遥国际电影节在这个平台上做得很好。

另一方面,收集资源是必要的。今年,我们所有的大生产公司和小生产公司都有代表。那些可以为你计算的都在平遥。然后他们在听这些项目,联系这些年轻人。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自己的事务和平台上做好的第一件事。

平遥国际电影节从第一届开始。我们希望成为一个中立的平台。我们不会参与或参加任何特定的行动拍摄。我们不会参与这些项目。我们不会经营董事。导演是自由的。我们只是平台。每个导演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常客或过客。我认为提供这样一个客观、中立和高效的平台非常重要。

另一方面,它是电影教育。我们在平遥。我们做教育,但我们不做那种培训。你怎么说?甚至学习电影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我讨厌在电影节上成为电影学院。不管是釜山电影学院还是釜山电影学院,我都是院长。我不太喜欢,包括金马电影学院。我也不太喜欢它。你在开玩笑吗?电影可以在一周内学会?我学不会,但我能交流。

所以平遥,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,我们会怎么做?我们做大学生交流。我们有平遥角。他们互相放映短片,并知道他们的同龄人在做什么。然后我们互相了解,并可能成为工作伙伴和团队。然后他们一起长大。这很重要。我们没有办平遥电影学院,因为这是对电影教育的不尊重。我们怎么能在十天内完成教育?

导演谢飞接受时代网采访

谢飞:最初是一部短片。当我给他们建议时,我一再建议应该拍短片,但短片是各学校教学的基本手段,学校也在颁奖。我认为普通观众并不特别感兴趣,一部短片不能证明年轻电影制作人的成熟。他仍在学习过程中。

我希望他们将把重点放在国内新电影的故事片竞争上。因此,从郝杰的《梅姐》开始,无论剧情片大赛中发布的作品是《八月》、《心迷宫》还是《中国北方的一片辽阔》,你都会发现他已经推出了一些新的导演处女作。这些年轻导演将很快进入电影业。他主要关注新的中国导演,关注当地社区。

《热带雨》获得平遥电影节最佳影片奖

平遥也强调了中国的新导演,但范围更广。他来自世界各地。因此,他支持新导演的作品,不管他是赢得罗西里尼奖还是费穆奖。然而,罗西里尼的荣誉更加国际化。费穆荣誉强调普通话。因此,今年他执导了新加坡的《热带雨》。他之前的《爸爸妈妈不在家》已经在世界和亚洲电影中引起了轰动。他很有天赋。亚洲有许多新导演。印度尼西亚、泰国和不丹有许多新董事。他的作品变得非常成熟。因此,平遥电影节更加国际化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sarinaonline.com 沙旺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